首页  > 传统戏剧  > 京剧昆曲

周信芳艺名趣谈

作者:  来源:《红蔓》 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2015-04-21 16:33:19

京剧老生

京剧老生

  说到海派文化,很多人都会将之归功于上海开埠之后外来文化和维新思想的影响。可是否有人想过,通商口岸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上海,京剧大家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是这个被称为麒麟童的周信芳会成为海派京剧大师?今天,就让我们沿着大师成长的轨迹,去了解一下“麒麟童”的由来。

  周信芳艺名麒麟童。麒麟是我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性情温和,吉祥长命。传说有麒麟出没处,必是风调雨顺。那么,在周信芳的京剧之旅中,麒麟是否也一路关照着他呢?

  周信芳的老家浙江慈溪,是一座千年古城,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当年,越王勾践为向子孙表彰灭吴封伯之功,将此定名为“句章”。以后,因为汉代大儒董仲舒的第六代孙董黯汲水奉母的孝行,而更名为慈溪。慈溪城里有一座全恩堂,当地百姓称之为周御史房。在全恩堂碑记中,可以看到周家曾经的荣耀,家族成员中不乏举人、进士、御史、知县,周信芳的曾祖父周亦溪也做过前清的太学官。但由于周家几代都为官清廉,不曾为后代积累财富,因此到了周信芳的父亲周慰堂这一代就完全破落,只能到县城的一家布店去当学徒。好不容易满师成了伙计,可周慰堂又偏偏迷上了戏曲,甚至和当时春仙班的台柱许桂仙暗生情愫,下海唱戏了。这对于世代书香的周家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于是,周慰堂被逐出周家,随春仙班四处漂泊去了。

  尽管出生在戏班里,周慰堂还是按着家谱辈分的排行,给儿子取名信芳。不知是因为这个家族优秀的遗传基因,还是从呱呱坠地开始就听戏文,周信芳从小聪慧俊秀,5岁时就能把一出《文昭关》唱得琅琅动听。于是,父亲就找当时在杭嘉湖一带颇有声望的文武老生兼花脸陈长兴,为他启蒙说戏。不到一年,周信芳就可以上台演出了。那年周信芳虚岁7岁,所以父亲给他取了一个艺名叫做“七灵童”。

 “七灵童”演的第一出戏叫做《黄金台》,他在剧中扮演娃娃生田法章。《黄金台》说的是战国时代,世家子弟田法章因受太监伊立陷害,被逼出逃,幸得御史田单相助出关。周信芳因为从小对历史故事特别感兴趣,所以对田单、田法章并不陌生,演来声情并茂,逼真动情,于是一炮打响。

  也就在这一年,著名做工老生小孟七到杭州演出,贴演《铁莲花》,想找一名娃娃生,后来听人说春仙班有个“七灵童”很会演戏,就慕名寻来,见了周信芳,把戏一说,周信芳立即会意,把一个受伯母马氏百般虐待的小生演得楚楚动人,并且在“雪地奔滑”一场中,还顺溜地来了一个“吊毛”,博得满堂彩,从此“七灵童”在杭嘉湖迅速走红。

  不久,京剧名家王鸿寿,也就是梨园行赫赫有名的三麻子来到杭州,筹建蓉华班,听说“七灵童”很是了得,于是悄悄来到戏园看周信芳演戏。那天周信芳演的是《朱砂痣》。《朱砂痣》说的是双州太守韩廷凤,因无子嗣,另娶妾江氏。新娘过门,啼泣甚哀,太守问起情由,始知江氏因夫贫病交加,不得已卖身救夫。韩廷凤怜之,赠银送其返家,夫妻又得团聚。江氏夫妇知太守求子心切,为了答报,买了一个男孩送给太守,韩廷凤从孩子左脚上的一颗朱砂痣,认出了这就是10多年前,因金兵之乱,走失的儿子韩玉印,于是父子团圆,共享天伦。因此,《朱砂痣》还有个戏名,叫做《天降麒麟》,而周信芳演的正是那个天赐的麒麟儿韩玉印。王鸿寿见这孩子功底扎实,气质不凡,顿生爱意,散戏后专门去后台看周信芳,并和周慰堂商量,希望周信芳去蓉华班演戏。尽管周慰堂夫妇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儿子的前途,还是答应了。

 王鸿寿得此徒儿,无疑是“抱来天上麒麟子”,百般呵护。冬天王老总是把自己的老羊皮短袄披在周信芳身上,拥之入座,为其取暖。演了一阵娃娃生后,王鸿寿开始教周信芳演正戏,第一出《翠屏山》。周信芳虽然人小刀长,但是他依然能舞得满台生风,“七灵童”从此声名远扬。而王鸿寿不仅将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还为周信芳提供各种学习的机会,使他小小年纪就广收博取,从刘双全、潘连奎那里学会《凤鸣山》、《六部大审》,从张和福那学会《打棍出箱》等等。

  1907 年,周信芳 12岁,但因为“七灵童”名声在外,所以也不敢随便把这个艺名换掉。那年,“七灵童”随戏班来到上海的丹桂第一台演出,戏园专门请了一位擅长书法的老先生来写海报,也许是因为方言的关系,老先生把“七灵童”听成了“麒麟童”,直到海报贴出去,大家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周信芳的演出相当成功。第二天,上海的《申报》和《时报》都刊登了麒麟童在丹桂第一台演出大获成功的消息,大家才发现海报上的名字写错了。于是再找人重新写,不料遭到了戏院门口众多观众的抵制,大家叫嚷着要看“麒麟童”,不看“七灵童”,于是班主只得将错就错,再把名字改回去。从此,“麒麟童”这个名字就在上海扎下了根,并成就了日后的京剧麒派文化,一直延续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