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艺美术

将传统工艺美术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作者: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6-03-21 19:19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建议,将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为民族传统工艺美术振兴发展提供人才支持,为延续发展民族文化创造力埋下种子、打好基础。

传统工艺是民族文化重要载体

记者:在您看来,民族工艺的价值表现在哪些方面?如何看待社会转型期民族工艺的发展前景?

潘鲁生:当前,国家重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传统文化既包含典籍、思想意义上的国学,也包含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非常具体的造物文化,也就是工艺美术。工艺美术作为一个民族的造物语言,不仅是一种特殊的表述方式,也是一种独特的思维、感受乃至存在方式,是一种综合了生产、生活、艺术审美的活态文化体系,其中积淀、蕴含着人们的造物思想、审美意识、技术能力、伦理观念,反映民族心理结构、精神诉求乃至集体记忆,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当前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资源,也应成为国民教育的基础科目。

民间手工艺保护与传承最大的危机莫过于无人问津,因为应用需求和生产的减少而边缘化甚至遗失、断裂。更深层次上,不只在于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的大的转型和冲击,还有我们自身传承与创新的自觉程度、创造力等原因。由此导致的传承和发展不足,使民间手工艺进一步面临国家文化安全、地域、团体权益和个体权益等三个主要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能否有效解决将影响民间手工艺的保护与发展动力。

民族工艺传承面临深层次冲击

记者:当前民族工艺的发展呈现何种态势?面临哪些问题?

潘鲁生:就目前总体情况看,我国手工艺行业的整体素质和创新能力堪忧,2015年,我们就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课题“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现状与发展”进行了一系列调研,调研内容涉及剪纸、年画、农民画、织绣印染、雕刻等传统工艺美术。我们发现,很多曾经行之久远的工艺美术在今天面临不同程度的传承与发展困境,一些深层次的冲击仍不断加剧。

首先,由于待遇普遍偏低,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民族手工业,民族手工业的传承发展面临人才断层的问题。从民族精神高度发展传统手工艺,参与国际竞争,需要教育、研发、创意人员共同参与并切实壮大手工艺从业者实力。

其次,缺乏品牌意识和品牌保护,影响手工艺“原真性”及地域、手工艺群体权益。从地域、团体权益的层面看,手工艺具有较强的地域性,与所在地域的自然条件、传统工艺、人文风俗联系紧密。由于缺乏品牌建设和保护,假冒产品多发,损害了手工艺生产者、手工艺团体的品牌权益,制约了手工艺发展。

最后,以农户为主的手工艺生产者,主要处于产业链末端,贴牌代工现象普遍,个体经济权益保护未能有效维护。一个普遍的现象是,传统手工艺持有者往往是经济地位上处于弱势的群体,手工艺农户获利微薄,亟待争取公平贸易,维护手艺人的利益。

加强工艺美术研究与人才培养

记者:对于民族工艺的传承保护与发展,您有何建议?

潘鲁生: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我建议将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在中小学实施“传统工艺美术进课堂计划”。将传统工艺美术作为动手实践及文化体验课程,有助于深化青少年对中华传统造物精神及传统文化艺术的体验和认识,培养心灵手巧的实践能力和文化创造力,锻炼专注坚韧的态度和品质。

发展民族地区工艺美术职业教育。民族地区人力资源开发不能简单照搬东部地区模式,需与文化生态资源开发有机结合。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大多富含特色工艺美术资源,发展工艺美术职业教育,健全课程体系,鼓励聘请专业技师和能工巧匠传授技艺,有助于解决民族特色文化进课堂问题,培养与民族地区特色文化资源和经济社会发展相契合的特色人才,实现职业教育与当地特色文化传承、特色产业发展紧密对接,打牢内生式发展的教育基础。

加强高校工艺美术研究与人才培养。完善中国“工艺美术学”、“民艺学”、“手艺学”等学科体系,鼓励高校相关专业面向乡村社会变迁与城镇化过程中人口流动、思想文化变化等,研究工艺美术在现实社会关系、劳作方式、工艺型制、情感交流等方面的作用,为现实发展提供理论思辨和阐释,为民族传统工艺美术振兴发展提供人才和学术支持。

推动传统工艺文化进入社区及老年教育。在社区教育及老年教育中,增加工艺美术体验、学习、推广、研究等内容,丰富社区群众文化生活,培育工艺美术的文化认同、传承及消费氛围,续写积淀深厚、传承不辍的工艺文化动力。